财富商机

Meta微软了:元宇宙是“伪需求”吗?

techsina11月5日,第五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开幕。本次展会吸引了380余家世界500强企业参加,最引人注目的变化之一是进博会首次设立了人工智能专区,多家企业带来了沉浸式体验和产品展示,而在专区中最吸引眼球的展台莫过于Meta和微软。作为将元宇宙概念发扬光大的公司,Meta的展台前挤满了驻足的媒体和观众。尽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Meta微软了:元宇宙是“伪需求”吗?,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Meta微软了:元宇宙是“伪需求”吗?

techsina

11月5日,第五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开幕。

本次展会吸引了380余家世界500强企业参加,最引人注目的变化之一是进博会首次设立了人工智能专区,多家企业带来了沉浸式体验和产品展示,而在专区中最吸引眼球的展台莫过于Meta和微软。

作为将元宇宙概念发扬光大的公司,Meta的展台前挤满了驻足的媒体和观众。

尽管Meta旗下的社交软件“全家桶”一直没有走进内地市场,但是扎克伯格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中国市场的关注。Meta此次带来了尚未进入内地市场的VR头戴设备Meta Quest 2,借由硬件设备使用体验来向国内各界人士介绍自身对元宇宙的构想和未来展望。

紧挨着Meta,是在中国市场深耕30年的微软展台。作为老牌信息科技公司,微软此次也把焦点聚集在了元宇宙之上。和Meta面向消费者端不一样,微软推出的是和自身云业务紧密结合的“工业元宇宙”解决方案。

展会现场摆了一台光纤熔接机,体验者戴上微软的VR头显设备就会在眼前显现另一台光纤熔接机,跟随远程沉浸式指导,体验者可以一步步操作光纤熔接。据悉,微软“工业元宇宙”解决方案核心的Azure Digital Twins 数字孪生服务及配套解决方案在今年3月起就已经面向中国市场提供内测。

两家相邻的展台颇有现场打擂的气氛,但这或是双方的一次携手亮相。一方面,无论对于Meta还是微软,中国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并且二者更多的是能力互补,而不是竞争;另一方面,至少在元宇宙领域,这两家硅谷巨头已经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共识,打算共同来完成这一次基于虚拟世界的基建,并实现尽可能多的利益。

01

不仅是进博会,两家公司此前就已同台亮相,达成重磅级合作。

10月12日,在Meta一年一度的Connect大会上,扎克伯格带来了新一代VR头戴设备Quest Pro,起售价1500美元。

此前,Meta头显设备更多侧重于为元宇宙社交和休闲提供入口,而此次推出的Quest Pro定位主要瞄准了办公场景和商务人士。根据小扎的描绘,用户可以坐在办公桌前将工作站与三台巨大的显示器搭配起来,既能看到面前的物理键盘和物理鼠标,也能控制虚拟世界中的数字监视器。

进军商业场景,自然要配备专业的办公软件。

发布会中,微软CEO 萨蒂亚·纳德拉惊喜亮相,宣布微软将在2023年把Windows 应用程序、Teams会议、Xbox云游戏等服务引入Meta头显。纳德拉称:“很明显,我们的工作方式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如今,每个组织都在寻找新的方式,重新联结员工,为家庭、办公室以及两者之间的任何地方的员工注入活力。”

事实上,近年来,对于元宇宙,微软从未隐藏过自身的兴趣。

“所谓元宇宙,就是一个由人、物、场等要素构成,借助数字替身所组成的数字世界。在这里,人们可以通过任何设备登录自己的个人虚拟身份,进行交流、协作和分享。”微软博客如是说。

而微软首席技术官韦青也曾借用美国作家大卫·福斯特·华莱士的名篇《这就是水》来阐述他的元宇宙观:“元宇宙就是水,我们日用而不自知。”

Meta携手微软共建元宇宙,这注定会是全球科技圈发展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Meta微软了:元宇宙是“伪需求”吗?

02

微软和Meta达成合作属于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举措。

虽然扎克伯格带火了元宇宙概念,可是Meta这一年多的营收来源仍严重依赖广告业务,元宇宙板块亏损百亿美元,且仍处在大笔烧钱,变现困难的层面。

在一份针对Meta内部员工的匿名调查中,超过半数的受访员工表示自己不能理解元宇宙愿景具体是什么。据称,Meta内部甚至会把元宇宙计划称为“M.M.H”,这是“让扎克伯格开心”的缩写,很多元宇宙的执行者也只是为了哄着老板开心。

今年以来,Meta股价跌幅近75%,近期频频传出大幅度裁员的风声,扎克伯格肩上的压力可想而知。如果元宇宙不能成为公司的“第二增长曲线”,Meta的前路必然会变得更不清晰。既然行业都在用自己带火的概念包装虚拟现实业务,那不如找到同伴分担些风险。

因此,有观点认为,Meta和微软达成合作某种层面是在寻求“兜底”,避免自身在元宇宙领域因为巨额投入而输得太惨。

力推头显设备,走家庭娱乐路线的Meta和主打软件服务、走工业场景的微软在元宇宙领域正好形成了互补。

近两年,微软是硅谷科技公司中流砥柱一般的存在。在市场动荡中也总能拿出一份表现符合预期的财报稳住局面。据最新出炉的2023年第一财季财报显示,尽管从这是四年来增长表现最差的一个季度,微软本季度营收达到501.22亿美元,仍实现了同比11%的增长,高于市场预测的9.4%。在稳定性上,微软远比Meta出彩,能提供坚定的支持。

纳德拉掌舵以来,云业务已经超过个人电脑、生产力和智能流程成长为微软的主力营收板块。目前,微软占据全球云服务市场22%的份额,仅次亚马逊。

Inspire 2021大会上,趁着Meta制造的热度,纳德拉提出了“企业元宇宙”的新概念,强调协作应用程序,混合工作,给生产力找到新的驱动模式。

微软在元宇宙上走向企业和工业固然是结合自身在云服务,特别是SaaS领域的优势所做出的战略。另一方面,微软在虚拟现实硬件领域的进展也迟迟没有达到预期。

2015年,微软就推出了在现实世界环境中叠加数字图像的MR头显设备HoloLens。3500美元的定价和并不好的使用体验让这款设备难以走向市场。个人消费者几乎不可能采用,必须寻找企业用户。目前,亨氏、波音、日本川崎重工在使用HoloLens头戴设备辅助生产、维修和供应链管理,实际效果并没有量化披露。有统计称,HoloLens上市六年多累计销量不超过6万台。

微软曾宣布和三星在消费级XR领域开展合作,最新消息显示,项目已经因内部管理混乱取消,不少员工转投Meta。

实际上,手握Xbox是微软进军元宇宙的绝佳入口和筹码,毕竟游戏世界是多数人看好的元宇宙落地场景。今年初,微软斥资687亿美元收购暴雪也被视为是在加码相关布局。

不过,Xbox的首席执行官Phil Spencer对现有的元宇宙概念游戏并不感冒,在10月的活动中大喷元宇宙游戏“制作粗劣”,愤愤不平地宣称:“相比之下,游戏创作者拥有惊人的能力来构建引人入胜的世界,让人沉醉其中。”

只要看过Meta的《地平线世界》呈现效果,就会理解Spencer的恼火。从商业角度,当前的微软没有推广硬件产品的需求,确实犯不着用不成熟的东西替代正处在浪头上的“摇钱树”。

Meta微软了:元宇宙是“伪需求”吗?

03

今年初,微软推出了Mesh for Teams。

Mesh是微软推出的一项沉浸式体验技术,在Teams进行线上会议的过程中,用户可以用自定义的半身数字分身来代替静态图片或视频图像。从功能和场景看,这和扎克伯格多次在宣传片中描绘的元宇宙线上会议不谋而合,还多了Teams这一现成的协作办公平台,并且Teams可以通过各种终端接入,只有在用户想获得更好的分身形象及使用体验时才需要使用VR设备。

在合作介绍中,Meta开发的元宇宙体验Horizon Workrooms将会与Teams连接,用户可以直接通过Workrooms参与Teams会议;Xbox在支持游戏机的基础上,可以投射到头显的VR屏幕上,尽管目前支持的VR游戏不多,但未来会拓展。

和Meta的合作并不会改变微软在元宇宙上的态度和布局。

微软首席运营官Judson Althoff将元宇宙划分为消费者、商业和工业领域。他认为,工业元宇宙将在设计新产品、制造产品和优化运营这三个框架中产生最大的影响。到2030年,由工业元宇宙带来的商机将超过2000亿美元。

Meta Connect大会官宣合作后,微软内部宣布成立名为“工业元宇宙核心”的新团队。根据现有消息,该团队专注于为工业控制系统创建身临其境的软件界面。

虽然说的比较含糊,但目前看元宇宙对微软只是在现有云服务上叠加了一个锦上添花,加强体验感的功能。不禁让人担忧,企业端用户到底愿意为这样的体验升级“赋能”支付多少费用呢?

前几年,各种梳理论述消费互联网进入到产业互联网的文章层出不穷,普遍认为信息技术让消费端的大数据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从根本上改变了经济发展模式。

当前元宇宙受众群体规模似乎还达不到重塑生产端的能量,而微软围绕工业元宇宙提出的概念更像是把产业互联网内容增加了投射到虚拟世界之中这一环节,将原来在电脑端的内容导入到头显设备之中。

在Meta带火元宇宙概念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元宇宙就已经从消费端走向了产业端,不知道是说发展节奏太快还是说包装来得太早。对微软,同意和Meta合作在某种程度上是妥协,是在借用Meta在VR/AR头显设备领域的市占率优势,“蹭”上元宇宙的标签寻找把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融为一体的结合点。

长远看,元宇宙有很多深挖的细分领域值得探索,就是这些虚拟现实的结合到底是真的有利生产、促进消费,还是为了一时的发展所创造的“伪需求”就得看实践证明了。

猜你喜欢YOU MAY LIKE